酒中仙

原耽 土偶
长得俊女孩,权贵玩家
随性产粮,cp杂食
推荐和喜欢是写东西的动力,如果有关注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北方的城市真是奇怪得很,明明上一周裹着外套还会冻到瑟瑟发抖,下一周气温却直逼四十度。

他惨笑一声,竭力将满是血污的身躯缩成一团,抱紧怀里的珍宝。

是一根割断的无名指,指上还戴着一颗戒指,惨白色,隐隐溅上褐红色血污,与修剪得整齐的指甲做对比。切面平整光滑,足以见下刀之人有多使劲有多干净利落。

很疼吧,他这样想着,不然他也不会乍得跳起来去拔枪。

他送我一根手指,我还他一条人命,这算不算抵消了?他轻笑,喉咙里发出嗬嗬破风声,像肺痨患者锲而不舍咳痰的声音。肺部剧烈疼痛,破裂血管流出的液体全然进入其中,呼也痛吸也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把人拖入清醒又拖入深渊。



“礼尚往来?咳咳……这词倒也是不错的……”



几近傍晚,风卷着不符合季节的炎热粒子和饭菜清香袭来,温馨的气氛配以满身污血,倒也不错。他突然想起了路旁的鲜花店,想起了之前的声色犬马。


评论
热度(2)

© 酒中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