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仙

原耽 土偶
长得俊女孩,权贵玩家
随性产粮,cp杂食
推荐和喜欢是写东西的动力,如果有关注就再好不过了。

[双杰]饥饿游戏

.是个彩蛋。双杰友谊向。

.可能有一点刀刀,最后是小甜饼。给我的亲亲歌歌 @泣歌 ,本来是上个假期名朋的联戏,被我揪出来用梗写文了。

.现pa,不是真正的饥饿游戏梗,具体不多透露啦。

 

 

 

硝烟四起。

 

魏无羡的鼻尖仍萦绕着几丝若有若无的火药味和驱之不散的血腥气,枪弹打折的腿堪堪用木棍固定好,被人被迫地搭在副驾驶前面的置物处上。

 

这是一场真正的饥饿游戏。或生,或死,一切靠能力,同时也靠运气。胜者保全性命,赢得荣耀;败者埋骨他乡,落得干净。没有人不存在求生之心,因此也都会全力赴之,继而使这场游戏变得看点十足。

 

魏无羡和江澄是这回合少数存活的幸运者。同其他参赛选手一样,他们在开始时也选择了暂结同盟。现在,江澄正驾车载着魏无羡向唯一的安全区跑路。

 

主办方存心增加难度,为观众带来乐趣。释放毒气,划定安全区,只有在规定的安全区内,才会免受毒气的侵害。

 

车上二人安静无声,在高强度的紧张下,所有人都会被打磨成坚硬的石头:不仅有坚定的毅力,也保留了石头的孤言寡语。若非有江澄仍沿着规定路线奔驰的车和魏无羡时不时击杀敌人而发出的枪响,怕观众真会认为车上的二人是死物。

 

江澄和魏无羡是目前存活的最后三两队之一了。安全区削减到在地图上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圈,算是穷途末路,基本上只剩下了正面硬刚的选择。

 

一声枪响,随即接连两道白烟冲天而起,是其中一队两名成员身死淘汰的显示。剩存队伍只剩下了两组。

 

“生死由命,成败在天。”魏无羡叹了口气。

 

江澄眉毛倒竖,长期的驾驶使他太阳穴一侧的青筋隐隐突出,唇线几乎抿成一条直线,开口就是凶凶的话语:“魏婴,你可闭嘴吧。少说两句晦气话能……”

 

话音未落戛然而止。不知何处飞来的子弹头精准无误又悄然无声地打穿车窗,不偏不倚射入驾车人的胸口。江澄的脸霎时有些扭曲,原本极凶的表情变得狰狞无比,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拜下去。

 

“江……”魏无羡错愕不已,完全忘记腿还被搭在前方,上身以一种扭曲不便的姿势扭动过去,“他娘的…江澄,你挺得住不?!”

 

江澄张了张嘴没出声响,喉咙里依稀发出嗬嗬的响声,大概是肺部被弹片击穿了。他凶狠地蹙着眉,一字一句比口型给魏无羡。

 

“带着我的荣耀,活下去。”

 

他一边比划着,一边发出如肺痨患者般难听的咳嗽声。魏无羡微微张嘴,也吐不出话语,约莫惊骇痛苦到了极致,便是麻木空白了。他稍定神思,借江澄的手一打方向盘。

 

 

——滚他娘的游戏,我不跟你玩儿了!!

 

 

轮胎侧转一个美丽的角度,直直冲向了路旁大树。原本破烂不堪的小车经不起这样的撞击,瞬间四分五裂,原地爆炸。

 

火光冲天。

 

 

 

 

“生则同室,死则同穴。”最终胜利的男子咂舌,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窃喜。

 

 

“这一次的鸡,也吃的太他妈容易了吧……”

 

 ————————————————————————

“江澄!!你死之前就不会看一眼路吗?!打个轮会死吗?!你这死害的我也升天了!你说说,好好的吃鸡机会从眼前溜走了!!可不可惜!!!”

 

“魏婴你大吼大叫什么?!皮痒痒了用我给你抽抽?!你行你开车啊!!再不然你自己下车不就行了?!反应慢怨到我头上来,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喂狗?!”

 

 

 

 

[吃鸡梗。嘻嘻。]



评论(8)
热度(9)

© 酒中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