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仙

原耽 土偶
长得俊女孩,权贵玩家
随性产粮,cp杂食
推荐和喜欢是写东西的动力,如果有关注就再好不过了。

[忘羡]君须记

君须记

  1. 魏晋私设。取梗十二花莳汉服君须记印象。
  2. 忘羡he。商贾二少蓝忘机x纨绔子弟魏无羡。一波三折。蓝忘机形象有参考嵇康先生,羡羡参考阮籍先生。

      3.中篇。更新不定。全文完毕再捉虫。如有史向问题,我能改便改。

 

(一)

 

景元二年,国泰民安。街巷两侧站满了翘首以盼的人们,男女老少窃窃私语,视线却都固定黏在长街的尽头。

 

“听说没,这含光君出山入世,王都里可是搞了大阵仗欢迎。小道传闻君王用白玉作堂,黄金立柱,就等着忘机公子屈尊移驾呢。”

 

“这么大阵仗?那所谓含光君究竟是什么身份?”大约是偏远地区赶来凑热闹的男子搔了搔头,出口的话带着浓郁的口音。一旁的女子收敛笑容,翻了一个极少女的白眼给他,语气却像极了夸耀丈夫的新嫁娘:“哪儿来的呆头小子,这还不知?那含光君蓝二公子,正是如今富甲一方的姑苏蓝家二少爷。家世背景雄厚,又是琴棋书画极佳的翩翩公子,偏还唇红齿白,生了一副好相貌……”

 

“只是啊,性子太闷了些。做壁画还好,收起来供着也成,只是如意郎君……可不是上上品。”须臾间一个声音插入谈话中,生生打断了怀春女子的遐想。那女子初有愠怒,待看清来人,霎时羞红了脸。白瓷肌肤上映着颊侧两抹红飞云,也算得上清水出芙蓉,是块美人胚子:“呀…原来是魏公子。怎么今日得了闲空出来走走?”

 

“方才打断姑娘的话,我先赔个不是。”魏无羡颔首弯眸,从怀里摸出盒精致的胭脂膏粉双手献上前,“今日天气正佳,适合外出晒晒太阳。怎么,今日这含光君是……”

 

话未说完便察觉到四周原本唧唧喳喳嘈杂的声响渐渐平静了下去,最终归于一片沉寂。坊市的人们一个个屏息凝神,像是生怕唐突了下凡的谪仙。

 

没有花瓣纷飞,没有童仆跟从。一个马车,一个驾车的老奴,一个坐车的公子,除此之外仅剩的便只有达达的马蹄。偶有微风卷起帷帐,隐隐约约露出车中的半点光景,颇有美人如花隔云端之意。只惹得人心匆匆,恨不得上前掀开那块破布片子才好。

 

车上公子好似小憩。卷起的那点帷帐刚好露出其后男子棱角分明的颌尖和微薄秀极的唇。手指骨节分明,轻轻抵在下颌处。青丝披散却衣裳整洁。明月之韵,苍竹之劲,好一个风雅之士形象。

 

魏无羡注视着马车从视线里经过,又远离视线而去。一时玩心大发,作唆心起。反手从围观小贩的牛车上顺下一颗梨子,用手掂量一番,略微使了巧劲,那梨子就沿着规定路线正冲目标击去。

 

乍觉危险,车上公子只是稍一抬眸,轻易接住了来势汹汹的暗器。须臾马车骤停,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了罪魁祸首。魏无羡弯了弯唇角,挂上人畜无害的微笑。在众人如炬目光的洗礼下,几步踏出人群走至马车旁,对着马车稍一拱手,开口笑道——

 

 

“久闻含光君不拘小节。今日我有‘木瓜’相投,不知可否有‘琼瑶’回赠?”


评论(4)
热度(17)

© 酒中仙 | Powered by LOFTER